視覺中國單張圖片索賠才1萬,憑啥華為起訴傳音要價2000萬?
2019-10-09 10:54 華為 傳音 華為起訴傳音

視覺中國單張圖片索賠才1萬,憑啥華為起訴傳音要價2000萬?

作者: 游云庭 來源:虎嗅APP(ID:huxiu_com)

近日,上市公司 傳音控股發布公告稱,該公司及5家關聯公司被華為公司起訴圖片侵權,要求停止侵權、賠禮道歉、賠償損失2000萬元。因傳音收到訴狀的次日即將上市,故本案引起了業界極大的關注。

微信圖片_20191009100257

其實本案傳音就用了華為一張圖片,居然被索賠2000萬元,讓專業圖片維權商 視覺中國 相形見絀,今天本文聊一聊,華為為什么要索賠2000萬元,依據是啥以及是不是會獲得法院的支持?

傳音在公告中概括了華為訴狀,也就是本案案情:華為是“珍珠極光 Pearl 主題壁紙”美術作品的著作權所有權人,華為發現傳音將該美術作品改編后用于傳音開發的兩個手機操作系統預置壁紙中,并在發布會、網頁展示、廣告等宣傳中使用該壁紙,侵犯了華為對作品的署名權、修改權等人身權利。故要求法院判令傳音停止侵權、賠償損失、賠禮道歉、承擔訴訟費。

為什么華為的圖片索賠比視覺中國高那么多?

這個案件單張照片索賠2000萬元,應該也是顛覆公眾認知的,不久前國內炒的沸沸揚揚的視覺中國維權爭議中,視覺中國這樣的專業圖片維權商單張圖片索賠1萬元就已經算天價了,還被各個媒體批評為明目張膽的敲詐勒索,而法院對此類專業圖片商維權的實際判賠的金額,一般都在幾百元到3000元之間,多數為1000元上下。為什么視覺中國們的圖片那么不值錢,而華為的圖片那么值錢呢?

其實批量維權的訴訟和本案的訴訟區別還是不小的,上海二中院有個報告提到過:批量維權的對象大多數都是普通的社會經營者甚至是底層經營者,法律意識較淡薄,賠償能力也弱,所以法院判決要考慮社會影響、對被維權者生活的影響;批量維權還會涉及到行業整體的盈利水平,比如涉及網吧、卡拉OK的維權案件,維權人往往是上游版權方,判賠金額直接影響到上下游的利益分配,法院一般都會在慎重權衡后給個利益平衡的指導價。而本案中,原被告雙方一個手機中國銷量第一,一個非洲銷量第一,案件明顯有市場爭奪的背景,涉及的商業利益也大,所以索賠高也可以理解。

華為索賠2000萬,可能的依據是什么?

關于此案,除了傳音控股的公告之外,目前網上的信息不多,但這個案件中華為如果要提起高額索賠的,就必須向法院證明2000萬元索賠的合理性在哪里。筆者研讀了傳音公告中有關華為訴狀的內容,推測索賠的基礎可能與傳音公告中披露的涉案圖片的使用方式有關。涉案圖片版權屬于華為,卻被傳音改編后在多款手機中內置作為壁紙,甚至還被作為開機畫面使用,以及在包裝盒上使用。

如果華為訴狀中這些內容屬實,本案的侵權行為的性質確實會比一般的侵權案件嚴重不少。華為可以要求把各個侵權行為分門別類計算侵權金額,然后累加。比如可以像專利那樣,主張單臺內置壁紙的手機授權金額,乘以出貨的手機數量;手機包裝盒使用圖片包含壁紙的,也可以按單張圖片授權金額乘以包裝盒數量;在發布會上使用圖片的,按照每次發布會索賠一個較高的金額。傳音最近正在上市,所以他們手機的銷售數量招股說明書應該都有,所以這種計算方式下要計算出2000萬元不難。

法院如何處理類似案件?

原告怎么主張權利是一回事,法院怎么判是另一回事,我們來看看10年前的一個類似案例:北大方正公司起訴《魔獸世界》游戲開發商美國暴雪公司和國內運營商第九城市公司侵犯字庫著作權的案件。案情是北大方正發現《魔獸世界》游戲未經授權就把4款方正擁有著作權的字體字庫打包到了游戲客戶端中,于是就起訴到法院,索賠一個億。

魔獸世界方正字庫案中,方正單個字庫的銷售價格要上百元,魔獸世界在中國擁有超過100萬的用戶,該案和華為起訴傳音案的共同點在于都是未經許可,把他人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打包在自己的產品中,然后復制發行了成千上萬個復制品。但最高人民法院最終的判賠有點出乎意料,僅判決被告方向方正公司賠償200萬元。

最高院在判決中說明:涉案字庫字體并不是相關游戲玩家選擇購買涉案游戲客戶端軟件和相關補丁程序的目的,涉案游戲運營收入與該游戲中是否使用涉案字庫并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因此,北大方正公司關于以該游戲的運營收入及以已銷售的網絡游戲《魔獸世界》客戶端軟件的數量或者以乘以涉案方正蘭亭字庫中每款字體的單價的方式確定本案的賠償數額的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如果把以上判決中的邏輯推到華為訴傳音案,壁紙顯然也不是手機用戶選擇購買手機的目的,手機銷售價格和銷量與是否使用涉案壁紙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所以華為要把壁紙侵權賠償金額和傳音手機銷售收入相聯系,或者按照使用華為壁紙的傳音手機銷量乘以授權費用主張賠償估計法院也很難支持。

最后,華為起訴天價賠償可能還是和狙擊競爭對手上市有關,但法院的判決還是要按照公平合理的標準來。作為和華為以及傳音都沒有業務關系的筆者認為,根據本案的案情,以參考許可費的方式來計算賠償金額比較公允。每個手機都有壁紙,所以手機業界對于壁紙的授權是有行業普遍認可的價格的,如果傳音是未獲授權使用的,則應當按照行業普遍認可的價格的若干倍進行賠償。具體倍數以法院根據侵權性質確定。

虎嗅APP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