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黨盯上共享充電寶:暴力破解、閑魚倒賣
2019-10-09 16:02 共享充電寶 薅羊毛

羊毛黨盯上共享充電寶:暴力破解、閑魚倒賣

作者 | 周晶晶  編輯 | 阿倫

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前有被上私鎖的共享單車,今有被據為己有的共享充電寶。

近日,燃財經發現,閑魚上出現大量充電寶破解教程,有的號稱用手機軟件就能破解,收費在6-20元之間,怪獸和街電兩個充電寶品牌是被破解的重災區,此外還有小電、來電、咻電等,共享充電寶江湖中的“三電一獸”無一幸免。 而這些被“破解”的充電寶同樣被放在閑魚上出售,價格在9-50元區間,其中怪獸最貴,大多在30元以上,鹿晗定制款賣到了45元。

圖為閑魚上出售的共享充電寶“破解”教程 燃財經通過賣家提供的方法分別“破解”了怪獸和街電充電寶(后已歸還),并就破解事宜詢問了怪獸方面的負責人,對方表示并不清楚這一情況。 針對該現象,閑魚相關負責人告訴燃財經,“對于此類非法用途的相關服務,一經核實,閑魚會第一時間刪除相關商品,并對相應賬號做出扣分、禁發商品等處罰,嚴重者將直接凍結賬號。”

“大多數品牌都能破解”

“軟破解、永久使用、只需一臺手機”,閑魚上的大部分商家都給自家教程貼上這樣的標簽。

“軟解就是用手機軟件破解”,商家胡彬告訴燃財經。 這聽起來頗有技術含量,而當燃財經下單后發現,在胡彬發來的教程中,所謂的“破解”與技術沒有多大關系,用到的道具也從手機軟件變成了“膠布”。

圖為閑魚賣家發給燃財經的“破解教程” 圖為閑魚賣家發給燃財經的“破解教程” 

膠布的用途在于包裹住充電寶的外置金屬芯片,這是為了在假裝歸還充電寶并結束訂單后,你還能從卡槽中取出充電寶,“如果不包上芯片,卡槽感應到就會把放進去的充電寶鎖死”,胡彬解釋。 接下來就是與公司客服的battle,這部分更像是一場耍無賴的戲碼。 “還充電寶的時候給客戶說還不上,讓他給你結束訂單,歸還的時候要用手堵住卡槽避免彈出來,是為了讓客服知道里面是有充電寶的,5分鐘后,面前這個充電寶就是你的了”,胡彬總結,“全是滿滿的套路。”

圖為閑魚賣家發給燃財經的客服溝通圖為閑魚賣家發給燃財經的客服溝通

“教程” 對于已經“破解”兩個怪獸和三個街電的胡彬來說,偶爾也有遇挫的時候,“有次取得多了,客服那邊說要凍結24小時,我就隔一夜再去,然后給他(客服)說充電寶被拿走了。”

“拿充電寶的人有點多,遲早會被發現”,胡彬提醒燃財經,“這方法過兩天可能就用不了了,要取的話趁現在。” 燃財經了解到,一些意識到卡槽漏洞的品牌對產品進行了升級,除非強制取出,否則無法破解,然而強制取出的充電寶是沒法正常充電的。 無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閑魚上另一個商家,則打出了“無法使用的充電寶也能破解”的教程——準備兩個打火機的電子,同時碰觸兩邊圓圓的金屬芯片,直至三個指示燈一閃一閃就成功了,最好帶上手套,要不電子會手滑。 胡彬也懂得這個原理并操作成功,就他的理解,目的是讓“充電寶和總機解除綁定”。(燃財經友情提示:破解共享充電寶既違法又危險,請勿模仿和嘗試)

廠商升級技術應對破解

這在業內人看來,不是新鮮事。共享充電寶行業從業者李姍告訴燃財經,這個事情早在一年前他們就注意到了,公司為此也進行了一些產品升級。 “比如在充電寶的側方加上卡扣,這樣只要把充電寶放入卡槽就會被立即卡死,彌補了金屬芯片感應才被鎖住的漏洞。”

李姍補充:還增加了吸納式裝置,和以前相比就相當于汽車的電吸門和手動門的區別,你把充電寶放到這個歸還口,自己就吸進去了,如果有問題就會吐出來,無法歸還,也就顯示你沒歸還,照樣會扣錢,這個是由機器判定。

盡管閑魚破解教程基本涵蓋了市面上的主流品牌,但在李姍看來,目前企業因此造成的損失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充電寶成本幾十塊,一萬個才幾十萬,金錢損失不大,對于企業來說還算是小情況。” 由于借用充電寶需先綁定支付寶芝麻信用、微信支付分,這也限制了能竊取的數量,“一個賬號拿不了多少,高頻的我們后臺就會注意到了,這就相當于電商平臺頻繁退貨一樣。”

線下商家的把關也成為一道屏障。如企業客服發現充電寶被卡住的情況,客服是有權限給充電寶所投放的商家打電話,讓他們幫忙查看的,“商家肯定也會很上心幫忙盯著,因為這個影響到的是商家的利益。”

李姍告訴燃財經,目前在分成上商家話語權很大,商家通常能拿到充電寶電費收入的一半或以上,“現在市場競爭太激烈,你給五成我就給六成,好的渠道也難拿。” 盡管在財產上損失不大,但類似事件也給企業安全埋下了隱患,“比如有人偷盜共享單車后發生了事故,這個事情對公司來講責任不大,但是影響品牌聲譽。”李姍分析。 

律師:盜取充電寶涉嫌違法

兩年前,處于鼎盛時期的共享單車也經歷了類似的陣痛。 “放在我家門口,就是我的!”一段視頻中一位老人理直氣壯說道,并狠狠拍了一下共享單車把它往家里推;一間大學宿舍的下鋪,折疊交錯放置了好幾輛小黃車;不僅如此,在小區樓道里,商戶門店前,甚至地鐵站,都能看到夾帶私鎖的共享單車身影。

因此也引發了關于“國民素質照妖鏡”的討論,而備受傷害的共享單車企業對此無可奈何,只能通過用戶舉報,在運營上加大看護等方式,希望對施暴者有所震懾。

如今,同樣作為共享經濟風口下的產物,共享充電寶正在經歷相似命運,所幸的是,更多的把關屏障讓企業減少了損失。 然而這并不能掩蓋該行為的惡劣程度。光正大律師事務所律師朱濱告訴燃財經,私自破解共享充電寶,意圖把充電寶占為己有的行為已遠遠不是“不文明”這么簡單了,亦涉嫌盜竊共享充電寶觸犯刑法。 

簡單來說,充電寶的所有權屬于共享公司所有,我們在掃碼使用過程中與共享公司形成一個租賃關系,使用人僅有使用權。而利用共享公司的漏洞或其他手段,將共享充電寶私有化、據為己有的行為,在法律上已經構成了侵占。 而網上發布“破解”教程的商家,和網上兜售撬鎖方法、解碼共享單車的性質是一樣的,僅從該發布行為上看,有可能構成教唆罪,教唆者以被教唆的人所涉及的罪名為共犯。若僅僅發布尚無進行咨詢或兜售,雖然不夠刑事責任,但也很可能觸犯了《治安管理處罰法》。

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周蓓補充,將充電寶從共享公司占有,轉變為私人占有,從行為上看涉嫌盜竊罪,但是否立案還得看不同地區具體的立案標準。 包括北京、重慶、浙江在內的大部分地區將這一數額設定在2000元以上,即當個人盜竊公私財物價值人民幣2000元以上時,則符合盜竊罪立案標準,將涉嫌刑事犯罪。

此外,如果是行為人實施了故意損毀共享充電寶的行為,例如暴力拆除、砸毀等,則可能涉嫌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毀壞數額或價值較低的將涉嫌觸犯治安管理處罰法,面臨行政拘留或罰款等處罰。 薅羊毛一時爽,但可能一不小心就突破了法律這面墻,并為此付出代價。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胡彬、李姍為化名。

燃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