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36家明星企業死亡:P2P、教育、長租公寓行業成重災區
2019-11-26 11:54 P2P 長租公寓

這一年,36家明星企業死亡:P2P、教育、長租公寓行業成重災區

作者| 付艷翠  來源|鉛筆道(IDpencilnews)

2019年2月,愛屋吉屋,死亡;2019年3月,紅嶺創投,死亡;2019年7月,尚品網,死亡;2019年8月,團貸網,死亡;同月,小黃狗,死亡…… 這一年,“死亡”似乎成為主旋律。

鉛筆道通過公開渠道不完全統計,今年死亡的明星企業就高達36家,其中,P2P、長租公寓、教育成為高危行業。 在這股浪潮中,因為本身的“資金池”風險太大,在監管之下又難以轉型的P2P模式成為眾矢之的。

此外,死于盲目擴張,過度依賴資本的明星企業也不在少數。號稱1年賣出400萬份湯,在線下有70余家門店的“吃個湯”突然倒下;擴展激進的成長保,為了尋求新一輪融資,數據造假;創辦20多年的英語學習機構韋博英語,因為成本升高、營收減少,入不敷出…… 明星公司相繼折戟,小公司瑟瑟發抖。大片死亡潮中,人人自危。

在此境況下,鉛筆道采訪了4位項目失敗的創業者,總結了一些企業的死亡真相,希望他們的經驗能夠讓目前在路上的創業者避免踩坑。

死于“模式”

2019年,網貸平臺連續暴雷。清盤、警方介入、暫停運營、平臺失聯,連帶著投資者維權群也如潮水般涌出。

3月,蘑菇街旗下種豆寶被清盤,口袋理財被調查;7月至8月,“中融投”和團貸網涉嫌非吸案;10月,因為逾期率高,魔卡金服等暴雷的……

誰也沒料到,在大批網貸平臺中,會有紅嶺創投的身影。紅嶺創投成立于2009年,彼時,全國只有不到10家網貸平臺,更是曾以“大標平臺”“逾期透明化”“剛性兌付”被用戶擁護。

大標平臺模式也是一筆賺錢的買賣。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在2017年8月接受媒體采訪時曾稱,過去數年發出的大標的金額在5000萬~1.5億之間。如果按此計算,每一單的回扣,可高達100萬至450萬。

可惜,也正是因為大標的,意味著其面臨更大的風險。該模式推出5個月后,紅嶺創投就出現了第一筆大單壞賬,規模上億,刷新了當時P2P的壞賬歷史。2015年底,周世平再次自爆,紅嶺有高達5億元的壞賬。

但因為平臺承諾剛性兌付,也就是說如果借款人逾期,或不還錢,平臺將代替借款人還款給出借人。加上主動披露逾期,讓投資人覺得平臺安全可信,紅嶺創投的交易量一直穩居行業前三。

不過,監管之下,紅嶺創投的日子開始不好過了。

2016年8月,銀監會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P2P網貸平臺不得直接或變相向投資人提供擔保或者承諾保本保息。同時還對網貸平臺借款人的借款額度做出限制,上限不超過20萬元。

2018年12月,《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文件中更是稱要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除合規平臺之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

至此,這家運營3645天的巨獸,也沒逃過清盤的命運。

究其主因,還是P2P模式本身的資金池風險太大,在監管之下又難以轉型。

打個比方,A為了賺取利息把錢借給P2P平臺,平臺將A的將資金轉借給缺錢的B。如果A急用錢,或者聽到一些對平臺負面的消息后,就會將未到期的借款提前取現。另一邊,B有特殊原因無法按時歸還借款,這時P2P平臺就需要挪用C的資金進行墊資。這種情況下,投資款和標的無法一對一賬,久而久之,壞賬率提高,又沒有更多的新資金進入的情況下,平臺就很難生存下去。

與此同時,這種模式下,投資人無法監控出借資金的去向,又無形中加大了P2P平臺挪用資金、借新還舊的風險。

今年初,合肥經偵官微公布了一起通過非法集資利用資金池進行暗箱操作的P2P案件及相關細節。2018年6月,安徽勝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搭建的“勝輝貸”P2P理財平臺就涉嫌非法集資。其對外虛構有借款人用汽車做抵押發布借款標的,讓廣大投資人將錢借給平臺,從而獲取高額利息。該公司卻將投資人的資金匯集到第三方支付平臺,再轉至自己控制的私人賬戶。

在轉型之路上,P2P企業也并不好走。比如像陸金所這樣有強大股東背景和業務規模的機構,申請消費金融牌照是首選;網貸規模大、自有資金充裕、手頭有現成小貸牌照的企業,可能就走小貸這條路;還有一些會向助貸方向發展,即互金公司把自己的優質資產提供給金融機構,然后由金融機構放款,互金公司收渠道費。

但更多的P2P平臺,還是只有“隕落”一條路走。

如今,P2P網貸行業規模不斷縮小,平臺退出數量不斷增加。最新數據顯示,7月,P2P網貸行業的成交量為900.28億元,同比下降62.19%。截至7月末,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跌至787家,而網貸運營平臺最多時曾達3476家。

這波暴雷潮并非只有壞消息。實際上,它清除了一大批想要投機的企業,熬過去,行業也將迎來更合規、健康的發展。反之,只想著以新還舊和拆東墻補西墻,也只能被市場淘汰。

死于“盲目擴張”

資本寒冬之下,在2019年,明星企業資金斷裂以倒閉收場的也不在少數。它們往往曾大受資本青睞,但在戰略上,卻一邊缺乏造血能力,一邊依靠資本端盲目擴張。

以“吃個湯”為例。“吃個湯”主打“原只椰子燉湯”——必須是養足120天的走地雞與原只椰子共同熬制,在中央廚房制作完成后,采用熱鏈運輸到線下門店。2016年,“吃個湯”在深圳科興科技園開出第一家湯鋪,而后一路疾奔。號稱1年賣出400萬份湯,在線下有70余家門店,還曾對外宣稱要將直營店開至近百家,一度是個備受矚目的創業新星。

這個項目,也一度成為資本追捧的對象。根據公開信息,2017年5月~8月,不到3個月時間,吃個湯就完成天使輪和3000萬元的A輪融資。2018年3月,包括五岳資本、凱信資本和蜂巢資本又宣布投資了近億元人民幣參與其A+輪融資。

不到兩年,先后獲得3輪融資,累計金額上億元資金的明星項目卻很快崩塌。

今年8月,吃個湯突然之間關閉了深圳全部門店,總部也人去樓空,只在線下留下一張A4紙,頁眉處寫道:吃個湯公司已注銷,門店已倒閉,充值款回退維權請加群。

對于吃個湯倒閉的原因,創始人詹楚烽給出的解釋是“資金斷裂”。一位早期接觸過該項目的某VC機構合伙人曾猜測,應該是“攤子鋪太大了,預期中的融資沒到位”。

業內人士分析,過去大家只注重發展速度的快慢,好看的數據掩蓋了很多發展過程中的問題,賽道上的很多玩家都沒有及時意識到經濟風向、行業狀態、用戶需求的變化。既沒有做好內控,也沒有在外部競爭中占據領先優勢,所以經營上、服務上就出現了問題。

顯然,在資本環境不理想,自身盈利能力又不達標的情況下,后續資金無法續上公司發展的速度,最后也只能是自取滅亡。

回顧一下,今年因為盲目擴張,又過度依賴資本而死亡的明星企業,不在少數。

以成長保為例,2018年6月,網上曾傳出關于成長保刷單、數據造假的消息。據了解,當時成長保正在尋求新一輪融資,某投資方對其進行了盡職調查時,發現其營收數據造假,最終導致該投資方放棄投資。

當時,成長保曾回應稱,因擴展激進,部分員工為追求業績可能有刷單行為,公司內部正對此行為進行嚴肅清查。

9月,韋博英語陷入倒閉風波,創始人高衛宇在一封道歉信中結束這家創辦20多年的英語學習機構。其實,韋博英語是有資金積淀的,但公司攤子太大了,有近200多家門店、6000多名員工。而且,公司成本升高、營收減少,入不敷出,出現這樣的局面并不意外。

還有10月,兒童早期教育品牌“愛樂樂享”被曝出北京、成都多門店突然關停,一家店涉及千萬培訓費難追回;此前,還有O2O家教平臺“瘋狂老師”、中小學在線國際教育機構“萌塔教育”、K12輔導機構“高冠教育”等被曝倒閉、跑路或關店。

長租公寓行業進入了一個暴雷不斷的狀態。

8月,樂伽公寓通過微信平臺連夜發出公告。稱因公司經營不善,無力履行合同,目前已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無力償還客戶欠款。10月,悅如公寓發布通告,稱由于市場的變化、自身組織和經營能力不夠強等主要原因,目前公司投入巨資裝修配置的1600多套公寓面臨巨大的經營和資金壓力,公司已無力維持正常運營。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10月,已經有多達25家長租公寓因資金鏈斷裂、經營不善而宣告破產。

擴張并沒錯,追求數據的好看也無可厚非。但在資本不愿繼續追加資金的情況下,企業自身沒辦法達到盈利時,盲目的擴張只是“找死”。

死亡真相

近一年間,創投圈“死亡浪潮”洶涌。鉛筆道通過公開渠道不完全統計,今年“死亡”的明星企業就高達36家,其中,P2P、長租公寓、教育成為高危行業。分別有6家、5家、6家代表性企業“死亡”。

明星公司相繼折戟,小公司瑟瑟發抖。大片倒閉潮中,人人自危。在此境況下,鉛筆道采訪了4位項目失敗的創業者,總結了一些企業的“死亡真相”,希望他們的經驗能夠讓目前在路上的創業者避免踩坑。

真相1:企業需創造正向現金流

之前從事數據類企業服務創業的劉偉(化名)表示,在做項目時,需要有做生意的邏輯。先抓住行業痛點,搞清楚要賺誰的錢,并試著賺到這筆錢。項目需要擴大用戶量固然重要,但形成盈利模式才是根本。“小規模的企業反而更需要創收。”

劉偉介紹,最開始創業時,他就先將產品打造成免費模式,也有了不錯的流量。但他發現,想讓企業從免費思維中突然向付費轉變非常難。因此,在創業3年后,他的公司雖然流量不錯,但缺乏盈利能力,他還是忍痛放棄了該項目。

他總結,企業必須創造正向現金流,若能拿到融資則借風而上,拿不到錢也能穩中求勝。

真相2:資本是一把雙刃劍

從事AI安全的創業者李清(化名)則因為在資本層面吃了虧,認為選擇好的資本才是企業存活的關鍵。他透露,他創辦的公司由于資本過于看重短期退出“撈一筆”,絲毫不看重AI安全本身就是個慢行業,需要看長期發展,總是干涉公司正常經營。在創業期間,他不僅要關注戰略還要花大量時間安撫投資人。

“最后資本沒成功退出,項目反而倒了。”李清感慨,資本是一把雙刃劍,在接到資本的投資意向后,一定要對資本有詳細的了解。因為好的資本不僅不會過度干涉你的戰略,還會在你有需要時,給你幫助。而壞的資本卻一直關注短期收益,讓你身心俱疲。

真相3:不要盲目追風口

此前從事共享經濟的創業者張濤(化名)認為,不要過于相信風口。“在風口下,豬都能飛。”不要看到企業一時之間涌入大量競爭者和資本的介入,就認定這是個好行業,一頭扎進來。進入行業需要謹慎,了解行業痛點,企業是不是足夠大。

他回憶,他當時就是借著風口,盲目擴張,花出去2000萬,可能只會回來1500萬。最后因為賽道重資產的運營模式,拖垮公司只是時間問題。

真相4:招有經驗的人才

從事電商行業的創業者李磊(化名)稱,想要企業過得去,就不要聽信那些大企業的成功過程,它們的成功因素往往帶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只有企業自己扎扎實實走過就知道,還是當下最重要。

李磊表示,在創業中,一定要明白團隊的重要性。在前期,不要舍不得花錢,找到優秀的、有經驗的人才,能夠讓公司少走很多彎路。“項目好執行力不到位,光紙上談兵,就只能坐吃山空了。”

當然,在資本寒冬之下,企業活下去,才有希望。正如李磊所說,其實根本沒有什么所謂的生存法則,創業就是每天都不斷在踩坑的過程。跨過來就能“過活”,跨不過來就栽在里面。“能爬出來的還好,爬不出來的,不是猝死了,就是在坑里等死。”

鉛筆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