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趣步,后有步多多,走路賺錢APP靠譜嗎?
2019-11-27 18:32 步多多 走路賺錢

前有趣步,后有步多多,走路賺錢APP靠譜嗎?

作者| 盧廷予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聲稱“走路就能賺錢”的APP趣步倒下后,又有一大波APP鼓勵用戶走路,關心起大家的健康來了。

曾經有大量用戶和廣泛影響的APP趣步涉嫌網絡傳銷及金融詐騙等被立案調查。根據趣步的宣傳,趣步是區塊鏈加運動大數據,用戶只要走路、跑步,就能獲得虛擬的“糖果”作為獎勵。而“糖果”可以換購商品甚至提取現金,用戶只要每天走夠三四千步,每月就能至少賺200元。同時,推廣趣步,還能賺到更多的錢。

然而,在趣步倒下后,又出現了一大波走路就能賺錢的APP。其中一款名叫“步多多”的APP就大范圍流行起來。根據易觀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在2019年10月MAU超千萬APP增速Top20榜單中,步多多以月活躍用戶環比增幅78.43%位列第一,月活用戶規模已達1811萬人。

和趣步一樣,步多多吸引用戶的也是“走路賺錢”,不過步多多去掉了趣步涉及傳銷的違規違法部分,而是將走路運動送小額獎勵嫁接上了廣告變現模式。在步多多中,廣告處處可見,廣告主有網貸、理財、選股、電商、棋牌游戲、娛樂直播,以及其他各類網賺APP等。

各種走路賺錢類APP

很明顯,步多多瞄準的是對網上賺錢敏感、注重健康且空閑時間較多的用戶,而這樣的用戶大多處在三四線以下城市和農村等所謂“下沉市場”。和步多多類似的APP在最近半年集中涌現,安卓手機應用商店中搜索“步多多”,顯示出同類型的走路賺錢APP多達二十多款,蘋果應用商店中也有“運動賺”、“走路賺”、“跑步賺”等APP。

既關心用戶健康,還給用戶發錢,這些“良心”APP背后的考量是什么?走路賺錢APP的商業模式是什么?燃財經就這些問題采訪了數位廣告行業及運動健康行業從業者,起底“走路賺錢”背后的商業真相。

走路到底能賺多少錢?

作為一款主打“走路賺錢”的APP,步多多設定的規則是走路積累步數或者做額外的任務可以換得虛擬金幣,而虛擬金幣可以按10000個金幣=1元人民幣的兌換比例提現,不過每天提現的最低限度是1元起。

步多多首頁

對于積累步數獲得金幣,步多多設定了不同的梯級。比如每天達到1、1500、3000、4500、6000步獲得的累計金幣數量不同。舉個例子,如果達到6000步則可以獲得130金幣,如果達到20000步則能獲得2500枚金幣。也就是說,一個用戶一天走20000步,能賺0.25元。步多多通過這樣的激勵體系,意在激勵用戶多運動,多拿金幣,以接近當日的提現起提額度。

步多多中除了用步數換金幣外,還可以做任務換金幣。任務包括連續簽到、看視頻廣告和對外分享等等。燃財經計算,通過運動和做任務等方式組合起來,用戶每天最多能獲得3500-4000左右的金幣,折合人民幣約0.4元。在各種任務中,邀請好友能獲得2000金幣,此舉步多多意在激勵用戶多邀請朋友,實現了步多多的快速增長。

步多多的做任務換金幣界面

我們假設,一個用戶日走兩萬步、每天成功邀請五個好友注冊使用、全部任務都完成,最多能賺得1.5元,需耗時兩小時左右。而大部分僅靠走路賺錢不做任務的用戶,平均每天收入兩毛錢左右,一個月不超過10元。

步多多累計下載渠道分布 來源 / 七麥數據

而在步多多投放的廣告視頻里,其宣稱每個月僅靠走路就能賺到開視頻會員、音樂會員的錢,還能剩下零花錢,50元的提現畫面讓用戶聞風而來,存在夸大宣傳的情況。

憑借廣告夸大和社交裂變,步多多僅僅上線三個月,在安卓端就取得1.5億次下載量,收獲1800萬月活用戶,日均打開量800萬,起勢之快,讓人不禁好奇,這條扎堆二十多款APP的“走路賺錢”賽道,到底有何魔力?

流量買賣,低買高賣

廣告出身的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曾經總結過一個財務模型,“M”指用戶產生的廣告收益,“N”代表對用戶的激勵,只要“M>N”,公司就能賺到錢。以步多多為代表的這一批走路賺錢APP,都是沿用了這個思路:花錢買來流量,再把流量用更高的價格賣給廣告主。

“這種流量倒賣的生意其實非常簡單,趣頭條也好,走路賺錢、打字賺錢也好,就是要用戶能在APP上頻繁地看廣告、點廣告,走路、打字、資訊都是手段,只要廣告主給的錢能覆蓋對用戶的獎勵,剩下的都是廣告商賺的,所以這些APP本質上都是廣告公司。”一位廣告公司CEO楊先生對燃財經說。

燃財經調查發現,步多多由曲水萌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開發,其母公司為上海新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而上海新萌旗下有東方頭條、步多多、章魚輸入法等多款產品。

東方頭條類似于趣頭條,是一款內容資訊APP,章魚輸入法則是一款打字賺錢輸入法。而東方頭條相關公司旗下還有領優惠券返利的“隨馨購”,抽獎游戲“陽光養豬場”,看網頁賺錢的“全能瀏覽器”等。這些產品大多針對身處二線以下城市的用戶人群,盈利模式也互相接近。

燃財經致電東方頭條,對方透露步多多、章魚輸入法等與東方頭條共用同一個廣告銷售團隊,可以看作是同一家公司。其產品矩陣擁有2億注冊用戶,去重日活2000萬以上,流量池巨大,多款產品共用后臺,流量變現統一調度,可以做到精細化投放。

對方提供給燃財經一份報價方案,步多多主要采用CPM方式售賣,有多達19個廣告位,廣告類型有開屏、彈窗、大圖、激勵視頻等,領取金幣、步數兌換、簽到等都會彈窗,想要獲取更多金幣則均需觀看30秒視頻廣告。

計算下來,步多多面向那些走路順便賺錢的用戶,廣告單位成本低,給用戶的補貼也低。而面向多做任務拿金幣的網賺用戶,步多多給的補貼高,但廣告展示數量多了,不管怎樣,步多多的廣告收入都能覆蓋補貼支出。

燃財經也找到了一位河北地區的步多多廣告代理商。對方表示,步多多是最近熱推的一個新媒體,一些網賺、棋牌類產品跑下來的效果還不錯,推廣效果按點擊算CPC(每次點擊成本)大概是0.5元。

另一位廣告公司CEO彭先生向燃財經透露,目前行業內一個點擊的價格為起始價0.2元,要競拍,實際價格可能水漲船高,但流量平臺肯定賺大頭,代理商只有優化才能賺到差價。

從經濟賬上來算,步多多的商業模式是付給用戶小額的現金獎勵,而把用戶流量變成廣告展示和點擊以更高的價格賣給廣告主,賺取其中的差價。

燃財經統計,在步多多上,想要獲取2500金幣,拿到0.25元獎勵,需要觀看彈窗廣告、視頻廣告等約15-20次,據步多多給出的廣告單價,15-20次廣告的價格約為0.6元左右,利潤空間很大。而模式類似的趣頭條,在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中顯示,每個日活躍用戶每天收入為0.39元,每個日活躍用戶每天補貼為0.13元。

這類網賺+廣告的APP大量存在,正是因為其盈利模型算下來是正向的,有利可圖。

“下沉市場”的廣告殘殺

與信息流平臺不同,用戶走路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比閱讀需求更加高頻剛需,順便賺點錢的想法讓用戶對“走路賺錢”類產品接受度更高,在正向財務模型激勵下,很多公司都加入到這條賽道中。

而另外一點,這類APP的研發成本很低,上線后也不需要大量的內容來維持活躍,幾乎沒有內容成本,這也是相比信息流產品更穩健的地方。

光豬圈健身技術負責人海濤告訴燃財經,計步軟件的技術難度和研發成本都不高。“底層系統提供了很多成熟的接口可以獲取手機各類傳感設備的數據,計步APP一般是調用手機接口及算法,生成運動數據。”他表示,一般功能比較簡單的APP開發周期在兩個月左右,大概開發費用在10萬-30萬之間。

幾十萬的研發成本,日常運營成本不高,一個個披著運動健康外衣的廣告分發器很容易就被批量做出來,投入到流量買賣的循環中。而打字賺錢、瀏覽器賺錢這類APP中,用戶被當做流量,在把自己的大量時間換成小額獎勵同時,不知不覺為廣告公司打了工。

不過,在讓用戶賺錢的同時,這類APP其中也包含著潛在的風險,部分廣告可能將辨識能力不強的用戶拖入一個個隱匿的陷阱。

“這些流量便宜是便宜,但幾乎不會產生品牌效益,對正常產品來說轉化效果不會很好,可能一萬次曝光才轉化一個,那利潤肯定連投放成本都覆蓋不了,一般是高利潤率產品在下沉渠道投放廣告,比如有些游戲,拉來一個人就充值一萬,就算三千人里轉化一個,也有錢賺。”楊先生說。

除了游戲外,利潤率最高的就是一些成本低、質量差、價格高的暴利產品,如各類食品藥品、醫療器械、網貸理財等。

“很多下沉流量平臺早期知名度不高,用戶量不大,接廣告的范圍比較廣,但知名度大了 ,監管層一旦關注,就只能接一些正規的廣告,那些在廣告行業價格比較高的我們通常叫黑五類,到后面不能接,利潤空間就會縮減。此時就需要你算下引流成本是不是在收入之下,這個財務模型還能不能保得住。”楊先生解釋道。

在他看來,這些網賺平臺都會有一道坎,大部分都無法做到日活百萬,即使做大了,也可能在水面下搞一些動作,“廣告行業水很深,有些是肉眼可見,有些是肉眼不可見的,有夜間的,有白天的,有的是定向投放,有的是二次跳轉,有些廣告表面上看起來很正規,但是落地頁就不一定是什么內容了。”

網賺、黑五類當道,流量平臺、廣告代理商、黑灰產之間明爭暗斗,為了最后的下沉流量互相殘殺,放到更大的環境下,是在線廣告行業整體萎縮之后的洗牌,流量和廣告收入進一步向BAT巨頭集中,留給小公司的市場空間越來越小,只能從下沉市場尋找最后一點機會。

互聯網廣告投放情況 來源 /QuestMobile

據楊先生稱,今年有40%的線上廣告公司都倒閉了,剩下的也都盯著下沉市場。而步多多這類網賺APP的增多,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算是市場競爭的結果,至于它們到底能發展到哪一步,還需要時間來考驗。

燃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